我在巷子媢J見尹雪艷 文 / 石德華
 
  你可以嗤為無稽,但我只是忠於感受;你可以大呼「拜託!那女人有很複雜的意涵哩」;
但我完全跳脫象徵、暗喻、比興那些文學探索,我單純只是,腦海再三盤旋迴繞小說堥
些經典字句,彷彿聞嗅到一股幽幽細細又甜又膩的晚香玉,當我走近這條窄仄巷弄的時候…

  尹雪艷總也不老,小說堻o樣寫她:十幾年前那一班在上海百樂門舞廳替她捧場的五陵
年少,有些天平開了頂、有些雨鬢添了霜,有些…,不管人事怎麼變遷,尹雪艷永遠是尹
雪艷,在台北仍舊穿著她那一身蟬翼紗的素白旗袍,一逕那麼淺淺的笑,連眼角兒也不肯
皺一下。

  我第一次到這家窄仄巷弄堛漫@啡店,約莫二十年以前,帶著我才兩歲大的女兒,當
時我住彰化,專程乘車慕名而來,因為它點飲料附餐盒,全屋英國鄉村木板裝潢,開放式
吧台,開架立面擺放雜誌的經營風格,風騷獨領,締造流行。

  二十幾年來,經歷鬧區遷移、道路改單向、各色風味咖啡廳時興、經濟衰退、景氣低
迷等迭起的現實衝擊,多少人事早已滄海變桑田了,這家咖啡店仍在,仍紅木格窗門,仍
木頭地板梁宇,仍點飲料送餐盒,仍在一條看起來不可能有咖啡店的小巷堙A一派溫暖舒
閒,門前車馬即便不如盛時,仍也未曾斷過。

  站在歲月堣S無視歲月,環境變遷卻不受影響,這家超越時空的咖啡店,必有其別處
罕有的吸引力。每天變化主餐,主餐外也可另有選擇的熱炒現烹餐食,一定功不可沒,然
而,堅持品味,必然更是成功的整體型塑,店裡的咖啡豆二十年來,不厭其煩的取自台灣
第一品牌─台北中霏企業公司咖啡,各種咖啡的烘培及特色,區隔性非常分明,而多用新
鮮水果大鍋熬製的水果茶,在在都臻行家等級。不過,尹雪艷家用來催眠般引來舊雨新知
的,豈是那轉動菜牌,天天變換的金銀腿,貴妃雞,搶蝦,醉蟹而已?最吸引人的,還是
尹雪艷本身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位於台中市議會正對面市政府斜對面,周遭有郵局、有銀行,中午來用餐的客人,彷
彿都自有頭銜與身分,加上業務員來此歇腳,行號同事選這聚餐,咖啡店裡遂形成一種白
領況味,不僅座上客言談舉止、行頭裝扮,有著一致的水平,大家絮絮談話,沒有喧嘩粗
糙的聲音,竟似乎都有一致的好口才,滿屋子,於是充滿生生滅滅的都會故事,不相侵擾
,各有情節。

  這咖啡店的圓熟風情,很容易讓人忘記辦公室職場界的冷硬,你偶而還能看到咖啡店
男主人在和自己的員工晤談心事,眸子堿O父兄的真誠。這咖啡店像一個通達人情、善解
人意,你可以對它恣任掏心事、洩情緒而不會後悔的老友,用他的溫厚成熟將人拘到跟前
來,或者,到了某一個心靈若有所動的時刻,人就雙腳自動往那兒挪去。

  麻煩的文稿一脫手、辛苦一陣子之後想犒賞自己、母女有事要深度溝通、結婚紀念日、
退休小party、死黨知交要談心、季節變化、歲暮年終、獨自很傷心或很開心、既不傷心也
不開心的虛無空茫時刻,我都只取一瓢飲的,在繁華大台中堙A只走向這條小巷堛漫@啡店


  店員說,安靜的午后,店堭`有冷靜分手及老情人重逢的畫面,情,已舊,在淡淡迷漫
起的感傷堙A曾相愛的人, 暗自努力回味對方的體溫。

  尹雪艷著實迷人,有迷男人的功夫,也有迷女人的工夫。

  初開店時使用的箱型轉盤式留聲機,以及功成身退,咖啡垢洗不掉,瓶身已變型的三
個虹吸咖啡器,都靜靜身置在店內,於不斷流逝的年光裡,試著書寫永恆。無論外面的咖
啡店如何庭園、複合、解構、後現代,這堙u絕不因為外界的遷異,影響到她的均衡」。

  尹雪艷有她自己的旋律,尹雪艷有她自己的拍子。

  這二年,店堻凰繰K了養魚的水池、和一隻黃羽毛,胸前黑羽如穿一件細肩帶黑色小
可愛的金絲雀,陡然於風華之外增添了幾分活潑諧奇。尤其那好勝的金絲雀,一逕和滿屋
流轉的CD音樂拚調飆歌,那嘹亮清脆,連續不絕的轉音,讓初到此店的客人,以為正在播
放大自然鳥鳴樂章,或者離座趨身向鳥籠,以確定「真的假的」,聽說,最令穿黑色小可
愛辣妹金絲雀嗆聲的,是樂團演奏名家演唱的古典樂曲。

  帶煞的尹雪艷是虛構的、不存在的,只合在小說堨羶椰A永遠;這家溫馨有情的咖啡
店才是真實世間的具體存在,在一條小巷弄堙A讓人的腳步自然而然走向,你說,相較之
下,誰才是弗屆的迷魅,永恆的風華。

註:白先勇小說「台北人」經典名篇~永遠的尹雪艷 "

 ↑ 回頁頂


台中市三民路二段18巷32號     
( 民權路交通局對面,花旗銀行旁巷內 )
Tel:04-2224-0011
Design by mdsg